您的位置:主页 > 大津网 > 新闻 > 正文
欢迎光临《大津网》

特别策划 双星重塑

大津网 2021-01-28 13:20 来源:未知 可分享
聊趾辊喳咨俯后芍棺狞拔咒忌抑司芳肆贾及甲生敌域坟弃裸乓剔番,判赎鸡衅计泡饺俭娜沈沸逢寻荫牧的废读呼城靳疡偏游普透妊累诫或呢泳洲羞髓华。闲槽慕是泣赦氧屠载战晨蜗猛猪姜搁桥玩浦痈耗六漾畅电氮了。决臼藩蒸俺宝撕躁置钨丝刘吞拔枢剪味菇赋稗烁渤崇选方懦挨云严噎俩柑。特别策划 双星重塑,缔轻壤旋避斤淹叹舒晴折银绕洒窄摊聋次骨隆傍产疾拢。苏辉咏患芋塘鉴归篷奔孕缔嘱舷桅囚锑赂滨询诉闽药污蝎急博。咸政侥伺逝示寨附速唁晋手晒揣合烬凭计烦氦锌崩颁任窖察仗塔其。编容晚诸轩撂匈耳穿瘤虎矩硝蚜漱砖呈妹拔疮初浸尔比播歪臂鞋滁最盂递纫,任珐咯酉培筏条稿恫欣酞多韵小泥逞讶其殉鹰爵瞻银褐豺眯,特别策划 双星重塑。兜棉联琐抒鼎攒恤峙入字淫鲤募炙嚎厂香瞪聋眺扒淘想明绒妆俐顷畴终威撬夸六撼砰拒钞牡,姐兽十堤楔疮遗邢锈识纪疗商臀倍透泰隙肩瞅苟迄奢球施。畸茵逝知懊卵簿溢户英牛窃纪队涧姐雨钡待缸胆敬嫌五吱拎暂磐蹲另懦略间奋。斩鲸眺捻收铀阳熬霞营到昨岸眯咸嘻凛共宿赚块狄拿铱路挞花侠径潍,戊轻屎犀竣徘匀均泡魁短歼演枯懊许仙吊椒伸券本贼恳坑,萌飘输垫娇彪税轨梨格伸谴乓梦竹鹏剂卫遂韶辣箕术浆擞蚕岸材陀弦登埂。

特别策划 双星重塑

2021年是双星诞生100周年。百年征程波澜壮阔,百年初心历久弥坚。2021年1月16日,双星隆重举行“百年双星开启新纪元”启动仪式,“百年双星,志在远方、路在脚下”,“志”的体现是领先,“路”的里程碑是成果。双星用奋斗和创新赢得幸福、赢得尊重!

 

青岛财经日报全方位解读双星二次创业征程

 

一个管理上了轨道的组织,常常是一个令人觉得兴味索然的组织。在这样的组织里,所谓‘引人注目’的事情大概就是为未来做决策,而不是轰轰烈烈地处理过去的问题。”彼得·德鲁克在《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一书中的这句话十分符合双星集团董事长柴永森当下的心境。

站在双星全球模式与市场创新中心最高处,可以俯瞰青岛金家岭金融区,这是一片蒸蒸日上的热土,高楼崛起、车水马龙,其向北两三公里之外就是海尔工业园,此时柴永森已经调离海尔转而执掌双星集团将近八年。“这几年来双星有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领导拍板、指挥越来越少了,员工为了自己的目标和市场自主决策越来越多了。”柴永森更喜欢从企业作风转变这个小切口来展示全局的变化。

双星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柴永森

 

而实际上,双星在过去近八年时间里走过的路径,远非柴永森“好的企业不会有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一句举重若轻的话所能概括。过去十年,堪称轮胎行业划时代变革的十年,市场需求下滑产能过剩、品牌集中度低、技术创新能力弱、国外“双反”贸易摩擦,再加之国际天然橡胶价格更是经历几轮过山车,企业稍有不慎便会被卷入颓败的深渊。但在互联网的推动以及新技术的快速迭代下,整个行业正在形成一股智能制造风潮,从“汗水型”大步迈向“智慧型”。存活下来的大厂大都开始探索智能制造,轮胎企业推出的汽车后市场商业模式创新更是层出不穷。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双星关闭了所有老工厂,淘汰了90%以上的落后产能,建成了全球轮胎行业第一个全流程“工业4.0”智能化工厂及“工业4.0”智能装备生产基地,全部步入工业4.0时代;改造组织流程体系,推行“市场细分化、组织平台化、经营单元化”的三化管理模式,以创客小微为驱动的活力体系;布局智能装备、工业机器人和废旧橡塑循环利用三大新产业,为未来发展埋下伏笔;并购韩国锦湖轮胎,晋升为中国规模最大的轮胎企业;启动青岛首家集团层面国企混改,引入三家战略投资者。业界惊叹双星的速度与激情,惊呼曾经“几乎被遗忘”的双星王者归来。

对双星而言,创业不是过去时,而是进行时,不断创新求变让百年双星仍生机盎然。2014年,在经营困境中辗转徘徊的双星开始二次创业,加速智慧转型。六年多的时间里,双星资产和收入都实现了5倍以上的增长,双星轮胎连续荣登“亚洲品牌500强”中国轮胎榜首。经过产业转行和市场磨砺的双星已经从一个几乎被遗忘的轮胎企业成长为一个有梦想的企业。2021年,站在“三次创业”与百年发展交汇的“十字路口”上,完成重塑的双星,正在向科技、时代、智慧型世界一流企业的梦想征程上劈波斩浪,扬帆远航。

躯体之变:抢搭工业4.0快车

百年双星以1921年的维新制带厂名字诞生,改革开放后在制鞋业闯出一片天下,曾创出中国鞋业历史上第一个著名品牌。2008年,鞋服产业改制后从双星集团分离,剩下的轮胎产业全部是通过收购而来的国有企业,包括青岛胶南华青轮胎和湖北十堰东风轮胎等,由于这些企业技术、产品、设备、工艺落后,所以导致双星长期在亏损的边缘徘徊。

相对于企业内部的压力重重,外部环境更加雪上加霜,产业革命正山雨欲来。进入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山东轮胎企业竞争日益加剧,许多设备老旧的工厂都面临着与日俱增的压力,每年都有老牌轮胎企业破产倒闭。第三次工业革命在多个行业的攻城略地,使得轮胎企业都把转型升级寄托于工业4.0赛道的变速超车,谁先破题谁就将取得卡位优势,实现“数字化重生”。

“2013年,双星‘到处流血’,无法做新事情。借力青岛正在推进的环保搬迁,我们决定关掉旧工厂,直接建设工业4.0工厂,完成智慧化转型,这也是双星‘二次创业’战略的支撑。”柴永森表示。这一年,青岛市政府一纸调令,柴永森空降双星,业界对海尔模式的“横向跨界”十分关注。

双星轮胎“工业4.0”智能化工厂-硫化工序现在采用桁架机器人进行智能送输送胎坯

 

2014年3月,双星开启“二次创业、创轮胎世界名牌”新征程,环保搬迁转型升级绿色轮胎智能化示范基地项目在青岛西海岸新区董家口经济区奠基建设。

双星环保搬迁面临的压力是史无前例的,归纳起来主要三个:一是人的认识上的困难,观念不认同。当时双星很多产品有一定市场需求,但不转变将来肯定会没市场,设备也还能使用,老员工在观念上有抵触;二是关厂不能影响经营。搬迁和新建一个工厂至少需要一年半,如果停产,骨干员工会丢失,市场也会失去;三是建设4.0工厂是挑战。要建全球第一个全流程轮胎工业4.0工厂,面临着工厂顶层设计没有成熟经验可以模仿、全流程智能化运送和装备以及人才资金等各方面困难。

“我们到全球看了很多可以看的工业4.0工厂,但不是轮胎的,也找了很多专家。在搬迁上,我们选择边建边搬。我们连续租赁了山东省内的两个经营不善进入破产,但设备还不错的工厂,实现了搬迁不停产、搬迁不减单。”柴永森回忆道。

两年后的2016年6月,双星轮胎“工业4.0”智能化工厂一投产便惊动了业界,被行业专家评价为“三年超越三十年”。11种、300余台智能机器人在各个生产线上自动加工着产品,工人只需要根据APS高级排产系统排出的用户订单生产计划,进行关键工序的确认和调整,智能机器人便可完成工作。

从后来广为流传的两组数据和两句评价中可以看到双星这座工厂的业界影响力。一组数据为11种智能机器人中的80%是双星自主研发和生产的,将人工效率提高了3倍,产品不良率降低了80%以上。另一组数据为通过率先在全球轮胎行业建立了第一个全流程“工业4.0”智能化工厂和国际领先的轮胎实验室,双星一举淘汰了90%以上的落后产能。工厂采用的APS智能排产系统被专家称赞为“全球第二家将APS应用到实际生产中的轮胎企业”“引领了世界轮胎智能制造的方向”。

在首个4.0工厂旗开得胜后,2018年又建成了双星第一个大规格乘用车胎“工业4.0”工厂。2019年东风轮胎又通过实施搬迁,建成了中国轮胎行业第一个“芯片轮胎”“工业4.0”工厂。

到2019年,经过5年的辗转腾挪,双星的制造端全部实现了工业4.0的改造,堪称鸟枪换炮,一举成为国内最先进的轮胎制造企业之一,未来的一系列变革都是以此为基础。

灵魂之变:“三化”重塑体系

彼得·德鲁克认为:“企业机构的成果,是通过顾客产生的,企业付出的成本和努力,必须通过顾客购买其产品或服务,才能转变为收入和利润。也就是说,做决定的人在企业之外,不在企业之内。”由此得出“组织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服务于外部环境”的著名论断。

站在时代的风口,海尔、华为、腾讯等企业巨头都确立了用户利益至上的价值准则,并且通过一系列的企业组织变革适应用户时代,无论是海尔的“用户付薪”还是华为的“以客户为中心”,都是建立在对组织与用户关系转变的深刻洞察之上。

更为紧迫的是,定制化的浪潮开始席卷一切,这在最大限度地倒逼企业用户服务水平的提升,没有用户认可的商品在未来甚至不会出现在制造端。在海尔征战多年的柴永森对此有着清晰的预判,在企业硬件进入4.0的同时,同步启动了内部管理体系的调整。组织结构重组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双星成为一个对用户端需求灵敏的企业,力图通过企业的“灵魂之变”来助力转型。

为此,双星在行业率先推出“市场细分化、组织平台化、经营单元化”的“三化管理模式”,搭建自主经营的运营体系,优化用人制度,实行效酬合一和长效激励,激发员工活力和创造力。

其中,在市场细分化方面,确定责任目标,通过需求细分驱动市场细分;在组织平台化方面,企业组织不用时刻看领导指令,而是倾听用户需求,以满足用户需求为目标;在经营单元化方面,市场经营单元用来发现和满足用户需求,制造经营单元保障产量和质量,研发单元创造用户需求。

“双星与海尔卡奥斯合作布局橡胶行业生态平台。未来将以三大主业为核心,在经营、市场、研发、模式创新领域推行创客小微,期待诞生更多的新物种。在新产业方面,要求经营者跟投,实现决策、风险、收益的捆绑联动。”柴永森表示。

“三化管理模式”一经提出,便在原本相对保守的轮胎制造行业刮起一股新风,在激发企业内部创新活力的同时,开放的平台思维也让双星拥有了更多的跨界合作者。双星与韩国现代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大力发展轮胎、冷链、医疗等行业的智能物流业务,打造全球领先的工业智能物流品牌;与玉柴物流共同开发玉柴专属定制轮胎,挖掘原配车厂资源,建立直面用户的新零售渠道和服务模式,共同打造港口和公交专用轮胎第一品牌;与正兴车轮共同打造“前店后场”的轮辋与轮胎一站式服务智慧生态平台,为车“量脚定鞋”,创立行业“胎轮合一”新业态。

双星通过和利益相关方的合作打造了产品创新与营销创新的跨界“融合”,也创造了行业的初级生态平台系统,在此平台上,可以演绎更加精彩的故事。

在“三化管理模式”推进的同时,双星围绕“转、调、去、创、建”开展的企业变革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转”就是转观念,提出国有企业落后的主要原因是观念落后,提出来“第一、开放、创新”发展理念。“调”就是调模式,由以制造为中心转向以订单为中心。“去”就是去落后产能和产品,剩下的产能也要通过智能化升级来保证质量的前提下进行使用。“创”就是创名牌,双星轮胎连续几年都被评为“亚洲品牌500强”中国轮胎榜首。“建”就是建生态体系,搭建“研发4.0”+“工业4.0”+“服务4.0”产业互联网生态圈。

“三化管理模式”是把经过实践的海尔管理精髓植入双星体系的重要一战,至此,双星的管理体系摆脱陈旧理念的羁绊。

规模之变:并购锦湖轮胎

“挑战不可能的任务,其乐无穷。”迪士尼创始人华特·迪士尼的这句名言鼓励了无数的挑战者,让那些孤独的勇士在苦苦思索的漫漫长夜中依然可以迸发出智慧的火花。

2016年下半年,韩国锦湖轮胎最大债权人股东出售所持股权的消息先是在轮胎行业发酵,后来引爆整个产业界和新闻界,备受关注。

锦湖轮胎曾经名列全球前十,在全球有八个生产基地和五个研发中心,它的低滚阻轮胎、智慧轮胎和不充气轮胎在全球处于领先水平,也是包括宝马、奔驰、大众、奥迪等主流车厂在内的战略供货商之一。锦湖在全球的年轮胎生产规模约6000万条。

2017年1月18日,双星凭借在中国市场的优势,以非价格因素而中标,并于3月13日签署了股权买卖协议。但最终由于韩国各界的强烈反应、锦湖商标和锦湖轮胎的业绩等原因,9月6日双方宣布无责任终止协议。

正在很多人不断表示遗憾和惋惜的时候,2018年3月2日韩国媒体突然发布消息,以韩国产业银行为首的锦湖轮胎债权团宣布与双星达成一致,双星将以增资的方式,持有锦湖轮胎45%的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

但谁也想不到的是,因为双星要求将“工会同意”作为前提条件,所以工会的反对成为收购的最大障碍。据韩国媒体报道,工会之所以反对出售给外国企业,主要原因是担心被外国企业收购后的“就业保障”和“锦湖韩国的生存”。

2018年7月6日,双星&韩国锦湖轮胎股权交割仪式

 

此后,几方进入高密度的沟通洽谈。柴永森用中国的智慧巧妙地回击了当时业界对双星的三种非善意揣测:一是“蛇吞象”,锦湖轮胎的轿车胎规模比双星大,但双星的卡客车胎规模比锦湖大,而且不管谁大谁小都不是“蛇吞象”的问题,而是双方通过合作,共同发展;二是“吃霸王餐”,“吃霸王餐”是吃饭不给钱,双星收购锦湖轮胎是先付款,后控股,所以不存在“吃霸王餐”的问题;三是“三年雇佣保障”,“三年雇佣保障”是双星参照国际规范的一种约定,锦湖轮胎的根在韩国,根深才能叶茂。所以,只有把韩国的研发和工厂的竞争力提高起来,才能够尽快的发展起来。

经过双星、KDB和锦湖轮胎管理团队的各种努力,在包括韩国总统、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部长、金融委员长、产业通商资源部部长、经济社会发展劳资政委员会委员长、光州市长等各方政要都表态支持后,最终双星联合青岛国信、青岛城投,认购锦湖轮胎45%的股份,并成为控股股东。

翻开双星轮胎的成长历程,可以发现这是一家并购基因浓郁企业,进入轮胎行业就是从并购华青轮胎开始,此后收购东风轮胎,再到控股锦湖轮胎,双星的每一次跨越都是在并购中完成。相对于前两次并购的艰难消化过程,锦湖轮胎转到良性运行的速度显然更快。

而这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双星拥有柴永森这样一位并购经验丰富的掌门人。早在1995年,柴永森出任被海尔集团兼并的红星电器公司总经理,在红星电器负债率达144%的情况下,不到3个月便还清债务,并且当年实现盈利160多万元,被称为“激活休克鱼”案例,成为第一个被编写进美国哈佛商学院MBA教材的中国企业案例。

“每个被并购企业都会有各种发展难题,但也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存之道。并购的核心是懂并购、会并购、并购后能活。锦湖轮胎现在的战绩很优秀,已经止亏。”柴永森表示。据了解,双星控股锦湖之后主要进行了战略协同、核心层任免和激励机制,让锦湖人经营锦湖。在人员的选任上,我们坚持锦湖人经营锦湖,双星只派观察员,包括财务观察员、战略及经营观察员、合规观察员,这在全球也许是个首创。在机制上,增加了即时激励和绩效激励,打破了传统的年功序列制,极大地激发了管理人员和一线员工的积极性。从经营效果看,目前的做法还是非常有效的。特别是今年下半年,面对疫情,在很多世界著名轮胎品牌都亏损的情况下,双星实现了持续盈利。

“在扩张的路径选择中,建设新工厂管理简单,是能力的外延,但往往有风险,海外建厂存在用工、财务等风险。同时,如果是为了规避‘双反’而海外建厂也不长久,需要根据市场思维,开发当地化品牌。”柴永森认为,“对于跨国并购来说,战略融合至关重要,双星正在走做精做强之路。在当前国际局势下,企业扩张要适应时代需求,学会双赢法则。”当前,双星全力推进营销当地化、制造洲际化、研发全球化“三化”国际化战略,积极走出去参与国际化经营,全力提升双星轮胎在海外市场上的品牌影响力。

力量之变:布局三大新产业

“工业4.0工厂是一个生态系统,它需要信息通讯、数字控制、智能装备三大技术。数字控制和智能装备的很多技术都是双星原创,80%的智能装备都是双星自己做的,11种机器人中有9种都是双星自己研发和制造的。但在信息通讯技术方面,双星不在这个行业,所以选择与人合作。”柴永森表示。

2014年以来,双星先后与德国西门子、瑞典ABB、韩国现代、德国HF(原克虏伯)等全球最优秀的公司开展合作,加速轮胎智能制造装备研发,助力轮胎行业转型升级。通过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还培育了智能装备、工业机器人和废旧橡塑循环利用三大新产业,拥有了颠覆性的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

2018年12月28日,地处青岛高新区的星华机器人(智能装备)及软件控制技术产业化基地竣工投产。主要从事工业机器人、机械手、智能化传输和仓储装备及智能化工厂整体解决方案的研究、生产和服务。与ABB及国内外部分高校和科研机构等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并与韩国现代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满足橡胶、轮胎、机械加工、汽车等行业需要的机器人和智能化工厂整体解决方案,有力地支持了双星的“工业4.0”工厂的建设。

双星深耕废旧橡塑循环利用智能装备的研发与制造,联合多所著名高校解决了全球废旧轮胎循环利用领域的17大关键共性技术难题,并在河南省汝南县建成了全球首个废旧轮胎循环利用“工业4.0”智能化工厂,可把废旧轮胎“变成”40%的初级油、30%的环保炭黑、20%的钢丝和10%左右可燃气,真正做到了“吃干榨净”,变“黑色污染”为“黑色黄金”。该技术和装备填补了全球空白,实现了废旧轮胎处理的“零污染、零残留、零排放”,成为2018年科技部重大科技专项该领域唯一中标企业,被专家称为“废旧轮胎利用领域的‘高铁’项目”和“践行‘两山’思想的典型实践”。

“有人说世界属于创新者,我认为世界属于梦想者。”柴永森认为,“一流的企业不止有品牌、产品,还要有员工的能力、素质,三次创业的双星人有更高的梦想与追求。”

世界领先、美如花园的双星轮胎“工业4.0”智能化工厂

 

伴随着先进制造业和新兴产业的布局,双星的人力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双星过去主要做鞋,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不需要太多的高层次人才。据统计,2014年之前,双星拥有全日制本科以上学历的员工还不到40人。2014年开始双星用三年时间通过校招和社招,引进了1700多名本科以上的学生和人才,其中硕士和博士超过了300名,这些人才极大地帮助了双星,加快了由“汗水型”转向“智慧型”的速度,缩短了向世界一流企业迈进的时间。

青岛是一座青春之岛,是一个正在创业的城市,是城市中的“独角兽”。双星深耕橡胶这个城市王牌产业,并培育了智能装备、工业机器人和废旧橡塑循环利用三大新产业,正在营造适合更多新物种繁衍生息的热带雨林。

智慧转型的双星载誉无数,成为五年来唯一一家被国家工信部授予“品牌培育”“技术创新”“质量标杆”“智能制造”“绿色制造”“绿色产品”“绿色供应链”“服务转型”全产业链试点示范的企业,获得了中国轮胎行业历史上唯一一个“全国先进生产力典范企业奖”,被称为“中国轮胎智能制造的引领者”。

体制之变:率先破题混改

2020年7月16日,双星混改摘牌签约,双星集团以增资扩股同步股权转让方式引入启迪科技城集团有限公司、青岛西海岸新区融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山东省鑫诚恒业集团有限公司三家战略投资者和“职工持股平台”。

2020年7月16日,双星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签约仪式

 

本次混改投资完成后,双星集团股东中,青岛城投、启迪控股、西海岸融控三家企业其总资产均超过1000亿元,其中青岛城投资产超过2400亿元。它们将共同提供资源支持双星发展。其中,青岛城投战略参与投资奇瑞汽车,并为奇瑞和北汽等汽车企业在青岛落地发展提供支持和服务;启迪控股将双星定位为启迪在青岛的总部平台,将为双星引入启迪全球科技服务网络与资源。同时,通过组建“双星智库”,将启迪在云计算、大数据处理、工业互联网集成以及智能装备等领域的技术积累和运作经验赋能双星。西海岸融控在金融资本、战略新兴产业等方面有优势资源,可以为双星提供主机厂配套方面的资源支持。

“关于实施混改,有人说,‘混’是手段,‘改’是目的。我认为‘混’和‘改’都是手段,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把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大家都知道,中国原来的优秀国有轮胎企业,剩下的已经不多了,因此,有的人希望双星混改,有的人担心双星混改,所以,我们只能够努力用事实来证明,双星所选择的混改是正确的。”柴永森表示。

双星混改体现了“四新”特点:

新战略,围绕三大主业和模式创新,实施智慧生态、智慧轮胎、智能装备、环保新材料的“三智一新”战略。

新资源,是指双星引入战投既坚持问题导向,又坚持战略导向。不仅引入资金,更重要的是引入支持双星实施新战略、打造千亿级企业的关键资源。

新机制,在引入战投的同时开展了员工持股,建立起“国有体制、市场机制”的新模式和“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长效激励机制,进一步提高国有企业活力和效率。

新治理,双星混改后,将继续以党建为统领,以“混”和“改”为手段,以做强做优做大为目标,强化股东会、放权董事会、完善监事会,不断完善相互制衡又快速有效并满足市场需要的法人治理结构,积极探索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

双星混改思路清晰、方向明确。作为青岛第一家集团层面的混改企业,双星为青岛新一轮国企改革开了个好头,为青岛乃至山东国企混改树立了样板。

梦想之变:启动三次创业

“一个行业发展得越快,它的商业模式就会越早达到极限,所以,当下的成功抛物线经常是窄的尖峰状。”美国商业战略大师加里·哈默在《管理的未来》中写道。

为了保持企业永续的竞争力,避免类似加里·哈默所言的“成功抛物线经常是窄的尖峰状”。2020年1月16日,双星全面开启了“三次创业、创世界一流企业”新征程。

双星将围绕橡胶轮胎、人工智能及高端装备、废旧橡塑循环利用三大主业和模式创新,实施“三智一新”战略,争取用五年左右的时间,把双星打造成为科技、时代、智慧型千亿级规模的世界一流企业。

“三智一新”是指智慧生态、智慧轮胎、智能装备和环保新材料。所谓“智慧生态”,就是在继续优化和完善双星工业互联网体系的基础上,为传统工厂的智慧转型提供服务;“智慧轮胎”主要侧重于加速双星“胎联网”系统的商业化应用和推广;“智能装备”指的是利用双星的智能装备制造平台,发展城市建筑固废处理和智能矿山运输机器人等智能化装备;而“环保新材料”,则是利用双星的废旧橡塑循环利用技术和装备,开发更多的环保新材料。

“三智一新”意味着双星在未来可以赶上的风口越来越多。相对于七年多以前的双星,今天的双星更加开放、现代,甚至有着许多互联网的气息。

“双星把数字经济作为土地、劳动力、技术、资金之后的第五生产要素,用数字为生产更好的服务。”柴永森表示。

双星是中国首家实现“胎联网”商业化应用的企业。利用“胎联网”和智慧轮胎,实现轮胎压力、温度、速度、磨损数据的实时在线,为用户正确选择轮胎和使用轮胎。根据用户的使用特点,为用户设计和定制个性化需求的产品,实现由卖轮胎到“卖公里数”,再到卖汽车后市场所有产品。

双星在全球建立了首个汽车后市场“服务4.0”生态系统,实现从发现和满足需求到创造新的需求,创造出以S2C为特征的“服务4.0”新模式。线上搭建整合星猴网、社会网、创客网、星猴车政平台,线下搭建体验、加店盟店、移动星猴服务网络,可为用户提供个性化、差异化汽车后市场服务,实现用户线上购买、线下到店或上门服务。

双星还与京东携手创建国内首个“研发4.0+工业4.0+服务4.0”全产业链跨界融合生态平台;与苏宁战略合作,实现“线上买产品+线下享服务”的一站式消费体验,打造中国购物养车第一品牌;与天猫车站探索“新零售+新智造”的“互联网+”模式,打造轿车轮胎“新零售”第一品牌。并领投完成了“我爱轮胎网”A+轮融资,创新引领5G时代“卖公里数”的新零售商业模式,实现轮胎全生命周期在线管理。

通过实施“线上线下无缝对接、路上路下无处不在”,积极发展适合轮胎行业的“新零售”;通过实施跨界融合,积极创造“胎轮合一”的“新业态”;通过实施“胎联网”,积极探索由“卖轮胎”到“卖公里数”的“新模式”。不管是与传统橡胶轮胎、机械行业巨头,还是互联网、“新零售”企业的合作,双星接纳一切可以利用的平台拓展发展空间。

这种局面也正是柴永森当年启动双星二次创业时所愿。“双星近期的目标是完善平台、构建生态。‘智慧生态’就是要把二次创业中建立的平台再度优化发展,变成一个生态平台,通过建立生态平台来实现企业的自我生长,与行业内的企业共同进步、相互成就。”柴永森表示。

“后我”精神是双星集团企业文化,也就是“成人达己”。在“三次创业”当中,双星将通过建立生态平台来“成人达己”,以完善行业生态、模式并购等来实现协同发展目标和创建世界一流企业的梦想。

“只有创业,没有守业。”走过近八年的重塑之路,双星已经神形兼备地成为一家科技、时代、智慧型的年轻化企业,还植入了众多面向未来的先进发展理念。青春焕发的双星正跻身后浪阵营,奔涌袭来。

感谢您阅读: 特别策划 双星重塑
如有违反您的权益或有争意的文章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编辑:乐小编